零投入、高回报,只做金洋娱乐!
全新模式 无限裂变

这个揽权任性心眼巨小的女人在西汉奔向灭亡的马车上抽了一鞭

  普思娱乐注册原标题:这个揽权任性心眼巨小的女人在西汉奔向灭亡的马车上抽了一鞭子(汉书拾遗26)

  有很多人把西汉的灭亡归咎于当年汉元帝刘奭还是太子时漫不经心的一指,这一指使得王政君从一个小宫女成为太子妃、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而王莽正是王政君的侄子。

  汉哀帝时期,各种社会矛盾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可以说,西汉这驾马车开始高速驶向散架的末日,而这时,一个揽权任性心眼巨小的女人在这驾马车上又抽了狠狠的一鞭子。

  这个女人姓傅,史书上没有留下她的名字,她是汉元帝的傅昭仪,是汉成帝弟弟定陶王刘康的王太后,是汉哀帝的皇太太后。

  傅昭仪很会做人,《汉书·外戚传》上说她“为人有材略,善事人,下至宫人左右,饮酒酹地,皆祝延之。”,在后宫里建立了广泛的统一战线。

  傅昭仪和冯昭仪都为汉元帝生了一个儿子,虽然汉元帝更喜欢傅昭仪生的儿子刘康,也曾有过易储的念头,但最终还是没有成功,王政君生的太子刘骜登上了皇位,是为汉成帝。

  一个新的打击在十年后到来,刘康死了,留下了一个不满两岁的婴儿刘欣,升级为奶奶的傅太后“躬自养视”,把自己的孙子拉扯大。

  这样过了十多年,幸运终于降临,因为汉成帝刘骜没有儿子,刘欣被选为太子。这其中,傅太后“善事人”的特点发挥地淋漓极致,正是她上下打点、四处撒钱,才让皇帝继承人的帽子戴到了自己孙子的头上。

  因为汉哀帝并不是汉成帝的儿子,属于半路杀出的替补皇帝,所以对于认谁当爹是一件很有说道的事情,同理,认谁当妈妈、当奶奶都是很麻烦的事情。后世明朝大议礼之争就闹得满地鸡毛。

  傅太后先是买通一个侯爷为自己说话,要把皇帝他妈丁姬立为帝太后,既是试探,也是铺垫,但遭到以太傅师丹、丞相孔光等大臣们的一致反对,未果。

  傅太后居住的北宫和汉哀帝居住的未央宫之间有一条通道,傅太后开始通过这条通道白天晚上的去烦自己的孙子,不但为自己求封号,还要为自己的家人求富贵。

  这是大臣们的疏忽。最初讨论傅太后住在哪里的时候,丞相孔光就听说傅太后是个难缠的角色,向皇帝进言另外造一座宫殿给傅太后居住,但另一位大臣何武说北宫不是现成的吗?一念之差。

  皇帝毕竟是傅太后一手带大的,拿这个奶奶丝毫没有办法,后来连王政君也看不过去了,下诏给了傅太后想要的名分。

  这下子热闹了。王政君是太皇太后,傅太后是皇太太后,赵飞燕是皇太后,丁姬是帝太后,两个妈两个奶奶!

  傅太后是个记仇的女人,还没有忘记当年冯昭仪和自己争宠的往事,找了个由头,栽赃陷害如今已经是中山王太后的冯昭仪,逼得冯昭仪服毒自杀。

  如果说,这些事情还只属于后宫争斗的范畴,傅太后的其他举动就动摇了西汉的国本。

  汉哀帝刚刚登上帝位的时候还是雄心勃勃的,希望通过自己的改革解决一些日益突出的矛盾。

  针对愈演愈烈的土地兼并,汉哀帝力图推出“限田限奴”的改革措施,但并不激烈的改革方案遭到了傅太后为首的傅家、丁家两大外戚势力的强烈反弹,最终汉哀帝只能屈服于奶奶的淫威,搁置了改革方案。

  傅太后堂弟的儿子傅迁担任侍中,活跃在汉哀帝左右,但傅迁讨好这个勾搭那个,“巧佞无义,漏泄不忠”,把皇宫里的事情到处传扬,汉哀帝很生气,下诏免去了傅迁的职务。

  这样类似的事情还有不少,皇帝的话也可以不作数,朝令夕改,皇室的诚信度大打折扣。

  汉哀帝身边还是有不少能干的大臣,但在傅太后的迫害下,先前反对傅太后封号、力主改革的师丹、孔光先后去职,朝堂之上“顺傅者昌,逆傅者亡”。

  傅太后的堂弟傅喜耳闻目睹傅家、丁家外戚的骄横跋扈,多次规劝傅太后,傅太后大怒,授意听命于自己的丞相朱博,让朱博联络大臣弹劾自己的堂弟。

  傅太后阴谋败露,依然不管不顾,蛮不讲理地让傅喜“被生病”,带着光禄大夫的身份回家凉快去了。

  刘欣从一个雄心勃勃的改革家,逐渐变成傀儡式的传声筒,最后更是对朝政不管不问,纵情声色。

  从汉哀帝即位开始,傅太后折腾了四、五年,终于去世。但这四、五年是西汉王朝自救的最后机会,就这样被这个老女人折腾没了。

  傅太后的结局很糟糕,在汉哀帝死后,王莽执掌大权,掘开了傅太后、丁太后的坟墓,“夺其玺授”,重新再以平民规格安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