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投入、高回报,只做金洋娱乐!
全新模式 无限裂变

疯长8年肿瘤占他体重的三分之一!巨大软骨肉瘤患者顺利切除重

  近日,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骨科、放射科、胸外科、麻醉科、输血科等多学科合作为一位罹患巨大左肩胛骨软骨肉瘤的患者实施了肩部保肢肿瘤切除术,切除的肿瘤重达50余斤(25.8千克),是患者术前体重的30%,使用的器械、敷料等物品数量都是日常手术的双倍。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患者康复良好,将于近日出院。

  今年40多岁的陈先生来自河南农村,家中有2个孩子。2011年,陈先生曾因左肩肿瘤在当地医院做了切除手术,当时的肿瘤直径小于10厘米,术后病理显示为软骨肉瘤。谁知,没过多久左肩背部又长出一肿瘤,陈先生觉得手术切除后还会再长,就拖着没有治疗。2014年起,肿瘤开始迅速增长,很快就像一座小山一样压在陈先生的左肩背部,巨大的肿瘤使得他的脊柱大幅度向右弯曲,整个躯干为之变形。瘤体对手臂神经的压迫则使得陈先生左臂疼痛难忍,每天都需要服用止痛药,整条左臂几乎失去了运动能力。晚上睡觉时更是无法平躺,只能勉强维持右侧卧位。在这几年间,陈先生曾赴多个省市就诊,都因肿瘤体积巨大、手术风险高,手术一直难以进行。今年,陈先生慕名来到市一医院骨科求诊。

  接诊陈先生的是骨科主任、上海市骨肿瘤研究所所长蔡郑东。到院时,陈先生身上的肿瘤已经长到了直径50厘米之大,左侧肩背已经完全被肿瘤“吞没”,而且仍在继续生长。巨大的肿瘤使得陈先生甚至无法躺进磁共振和CT设备的检查通道,在放射科团队的帮助下,为他设计了个体化的摄片方案才完成了检查。

  仔细询问陈先生病情后,结合其既往病理及本次检查结果,蔡郑东判断这是一例极其罕见的巨大软骨肉瘤,其最深处已侵犯到胸腔胸膜,并与左肺尖部关系紧密,“如果继续发展,肿瘤随时可侵犯胸腔,引起胸部播散转移,患者将有生命之忧。鉴于软骨肉瘤是一种低度恶性的肿瘤,对放化疗均不敏感,我们决定必须尽快手术切除肿瘤。”

  对于这样一个体积巨大,又已经“长”到了胸壁和肺尖的肿瘤而言,将其连同左侧上肢一起离断切除是最为保险、安全的方案。但陈先生是家中唯一劳动力,失去一条手臂对他来说不仅是生活质量下降,整个家庭的经济来源也会随着这条手臂一起消失。考虑再三后骨科骨肿瘤团队决定为陈先生保住左臂。

  保肢手术的风险是巨大的。“由于肿瘤体积极大,供应肿瘤的血液估计占全身血液的1/4至1/3,切除肿瘤之后失血严重,患者的生命体征会出现很大波动。其次,如此巨大的肿瘤必然会改变周围的解剖结构,在切除肿瘤时很容易损伤与其相连的手臂血管、神经或胸腔脏器等部位,可能导致手臂功能丧失,保肢也就成了空谈。”蔡郑东说,即便手术顺利,术后巨大的创面也会带来极高的感染风险。

  为了挑战这一难题,在医务处的协调组织下,骨科协同胸外科、麻醉科、放射科、输血科、急诊危重病科等科室专家进行了大会诊,共同商定手术方案。

  手术当日,5位手术医生同时上台,其中两位医生专门负责扶持巨大的肿瘤。手术团队先将患者左臂部分的肿瘤切除,仔细分离出连接肿瘤的腋动脉,保护被肿瘤压迫的臂丛神经,使其不受损伤。然后采取“周围包围中央”的方式,“匍匐前进”一点点将肿瘤与胸背分离,避免了损伤胸腔内脏器和组织。

  将近两小时后,肿瘤被完整切除,几乎切除了患者左侧半个后背及部分前胸壁的肌肉。如同术前预判的一样,在肿瘤压迫解除的瞬间陈先生的血压急剧下降,收缩压跌到20至30mmHg(正常收缩压为90至140mmHg),舒张压几乎测不到(正常舒张压为60至90mmHg)。麻醉科主任李金宝、主任医师王兆民带领的麻醉团队术前准备充分,通过输血、补液、升压等沉着应对,陈先生的血压很快平稳,心率、血氧饱和度等生命体征逐渐趋于稳定。

  由于术中切除了部分被侵犯的左侧锁骨,手术团队将陈先生左臂的肱骨用钢缆固定在锁骨上,并进行了面积达半个后背多的皮瓣修复。据蔡郑东介绍,本次手术切除的肿瘤重达25.8千克,手术中使用的器械、敷料等物品数量都是日常手术的双倍。

  手术后,陈先生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在创面VSD负压吸引留置5天后,创面恢复良好。骨科康复团队也在手术后及时介入跟进,帮助陈先生术后康复,促进创面愈合,指导患肢功能训练及平衡步态练习。术后3天,陈先生已经能下地行走,除了自己尚无法正常抬举肩部之外,左手的其他基本功能都保住了。在陈先生刚下床时,由于左肩长期维持“背小山”的姿势,突然卸下重负身体顿感轻松的同时,一下子找不到平衡感,险些摔倒。经过康复训练,术后一周左右陈先生就能自如地稳步行走了,并将于近日出院。普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