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投入、高回报,只做金洋娱乐!
全新模式 无限裂变

20多年如一日打造出一个明星社区

  1973年到1993年在太原市小井峪乡政府工作,1994年到2005年担任闫家沟村党支部书记,2005年到2015年担任闫家沟社区党支部书记兼居委会主任,2015年担任闫家沟社区党支部书记,2018年担任闫家沟社区党委书记。

  在康海金带领下,闫家沟社区连续十四年实现六个零,即刑事零犯案、村民零犯罪、命案零发生、零出现、火灾零事故、信访零上访。多年来,闫家沟社区荣获了山西省模范集体、山西省文明和谐社区,连续获太原市标准化红旗党支部,创建国家园林城市先进单位等200多项荣誉称号。2018年,闫家沟被省、市政府列为学习推广新时代“枫桥经验”先导示范社区和“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称号。

  康海金个人先后荣获全国“葆春杯”孝亲敬老之星、山西省优秀员称号、山西省劳模称号、山西省明星勤廉干部称号、全省农村党风廉政建设先进个人标兵称号、山西省十佳科普志愿者称号、太原市老龄工作先进个人称号、太原市劳动模范称号、太原市乡土拔尖人才称号、太原市优秀人才称号等荣誉称号,太原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居民潘贵元:我们对以康书记为首的社区干部充分信任,在奔小康路上,离不开一个好的领导、好的集体。

  社区干部白亚俊:从原先的村到现在的社区,可以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搞得这样好,太不容易了。村里的大事小情、点点滴滴,全靠康书记一个人操心,他每天早起晚回的,太苦太累。我在村里上班十多年了,越来越体会到,我们实际上就是选对了一个人,选准了一条路。

  企业工作人员徐亮萍:现在就业很难,但我们这里的就业问题基本上能解决了,我在村集体企业工作感到非常高兴,也非常幸福。这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好的领导,好的书记,好的带头人。

  初夏,一阵小雨过后,太原市迎泽西大街闫家沟社区街道两边树上的枝叶鲜绿得更加发亮。

  61岁的康海金走出家门,穿过中心广场和观音堂,一路和街坊寒暄着打招呼,询问早饭是牛奶面包还是小米粥油条……

  这条路,从他担任村支书起走了20多年,对街坊邻居嘘寒问暖的习惯也坚持了20多年。

  作为太原市城中村“村改居”的示范典型,如今的闫家沟社区高楼林立、商业繁荣、配套健全、邻里和睦……不少社区居民坦言,除了名字之外,已经很难将其和城中村联系起来。

  而康海金作为太原市“村改居”社区治理转型探索的成功实践者,已经将目标转向提升社区文化融合上。

  康海金说,城乡接合部的社区建设,文化融合将是未来社区和谐的关键所在,也是今后闫家沟社区努力的方向。

  闫家沟社区地处迎泽西大街核心区域,原为太原市万柏林区闫家沟村,因地处玉门河南岸两面高中间低的土洼地中得名。

  上世纪80年代,紧邻区政府的闫家沟村最先沐浴到改革春风,不少村民通过种植蔬菜淘到第一桶金,村集体也顺应潮流,办起了磁材厂、修配厂、鞋厂、制钉厂。

  1993年,粗放式经营的村办企业走入了死胡同,6家村办企业亏损超过500万元。管理不善、账目不清、分配不公等问题,使得村集体人心涣散、工作瘫痪。当年年底,上级党委选拔在乡里放映电影的年轻员康海金回村担任党支部书记。

  “我从小在闫家沟村长大,家里有4个兄弟姐妹,父母在土地里耕作,就是为了我们能吃上饱饭。”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康海金学习电影放映技术,小小年纪就成了乡里远近闻名的宣传队员。

  1994年,康海金带领党支部一班人审时度势,关闭了濒临破产的6个集体企业,还清了村集体600万元负债。

  “村里要发展,但当时旧村都是破旧的土屋,一下雨道路泥泞不堪,垃圾都运不出去。”康海金表示,当时村办企业大多经营不善,原有的1000多亩菜田也失去基本的耕种条件,闫家沟村发展必须广开门路,向外求生。

  1995年,康海金带领村民开始进行旧村改造,当年首批两幢村民住宅楼开建。随后迎泽西大街打通后,闫家沟村自己筹资兴建了华清戏水乐园。

  两年收回成本的投资效应,让康海金看到了城中村发展的方向。随后几年,康海金和村委班子发挥区位优势,分阶段完成旧村改造和房地产自主开发。

  “离金洋娱乐2土不离乡,放下锄头闯市场,尽快融入大都市。”康海金回忆说,在太原市大多数城中村还在发展方向上犹豫不前时,闫家沟村已完成了农业向非农业的转变,村集体资产日渐丰厚,村民们率先享受到了发展的红利。

  2004年4月28日,闫家沟村被太原市确定为首批城中村改造试点。2005年,经太原市万柏林区政府批复,“闫家沟村民委员会”正式改为“闫家沟社区居民委员会”。

  “村改居”的有序快速推进,使得集体资产快速增长,村民福利连年提高,但矛盾也随之而来。“最典型的就是拆迁改造,大家有不一样的看法,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康海金说,“不患寡而患不均”是当时村民的主流认知。

  所谓村改居,是指撤销行政村建立社区居委会,农村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农民转为市民。失地农民变成城市居民,集体资产归属以及处置就成为他们关心的问题。

  “要想改造顺利推进,必须走共同富裕的路子。致富路上绝不让一个人掉队。”多年的基层工作经验,康海金深知一次分配不公就会为今后社区工作埋下严重的隐患。

  在拆迁过程确定“先干部后群众”之后,康海金和班子成员集体做出了群众利益至上的决定,所有城改红利永远属于集体的“顶层设计”。

  “大家的事大家干,才能减少阻力提高发展速度,民主公开是唯一的办法。”康海金和班子成员达成一致,涉及利益的全部公开、民主决策,不能隐瞒一丝一毫。

  康海金牵头制定了闫家沟民主管理、民主决策、民主公开、民主监督、财务联签等一系列制度,他所负责的20多年间,从村委会到居委会、社区,所有的会议纪要、各类合同、工程资料全部留存,堆满了一整间屋子。

  至今,闫家沟高楼林立,康海金和两委班子没有多分一套房子、没有一间个人门面。

  正因为民主公开,2014年,闫家沟顺利完成集体经济改制工作,成立了山西华清鼎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社会事务按照社区化管理,企业按照公司化运作,社区集体经济年收入近6000万元,社会经济总收入近200亿元。

  相对于“村改居”后集体资产处置的公平分配要求,村民们更深的担忧来自“村民变市民”后保障的无着无落。

  “原来土地里刨食,后来炕上收租。”康海金说,和许多城乡接合部的村落一样,以往,农民多把自己宅基地上的房产租给市里上班的年轻白领,几万元的租金成为失地村民的主要生活来源。

  “村改居”后,习惯于坐炕头收租的村民突然面临就业压力。康海金积极推动村民在社区就业,通过集体企业安排就业3000余人,如今闫家沟村原542户全部放下镰刀锄头,和城市居民一样住高层电梯房、开车上下班成为常态。

  而闫家沟因为基层综合治理民主实践的成功探索,也在“村改居”之后,成为全市、全省乃至全国的先进典型。2018年,闫家沟被省、市政府列为学习推广新时代“枫桥经验”先导示范社区,并获得“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称号。

  从1993年回村至今,他清晰地记得,当年遥望城市灯火,期待早日成为都市人的心情。如今,闫家沟已经化茧成蝶,但离他心中的全国一流先进都市社区还有距离。

  为此,闫家沟社区利用原有村集体的资产优势,率先完善社区硬件。2006年,投资200多万元盖起了建筑面积2800平方米的五层花园式教学楼。2007年,兴建了占地7500平方米的花园式文化健身广场和中心花园。

  作为反季节栽树的全国典型,康海金没有忘记农民的看家本领,带领支部全体党员、两委干部多次义务植树。如今的闫家沟社区,三季有花,四季常绿,园林文化点缀其间,成为宜居宜业的太原市小区绿化的样板。

  近年来,社区还建设了标准化的视频联网应用总控室,安装了248个高清摄像头,对所有楼房、院落、门墙、道路进行节点全覆盖。24小时巡逻队昼夜值班,连续14年基本实现刑事零犯案、村民零犯罪、命案零发生、零出现、火灾零事故、信访零上访。

  在硬件不断更新升级的同时,对于“村改居”社区的综合治理,康海金有更深的思考。“从原来的2000名村民,到现在有两万名居民,最明显的感受是称谓,原来叫乡亲,现在叫邻居。”康海金表示,“村改居”仅仅是村民们融入城市的开始。

  “城中村改造过程中,不少机关单位和高学历城市居民进入,生活习惯、利益诉求以及看待问题、解决问题的方式都不相同,这种文化差异让社区管理服务变得更加复杂。”康海金表示,一方面村落文化依然顽强地生存着,另一方面现代都市生活方式的引入,社区文化逐步多元。

  为此,他着手推进全方位、立体化实施“文化育区”“文化塑形”战略,一边着手兴建扩建社区图书室、家长学校、文化长廊;另一方面,在社区一角盖起连体温室大棚,保存了闫家沟曾经的农耕文化色彩。

  尽管已收获荣誉无数,但康海金在社区办公室的门依旧常年大开,无论社区居民谁来,都是一杯热茶,坐下聊聊,这已成了他的习惯。

  一个“康”字,不仅是对康海金20多年艰苦创业、廉洁奉公的最大认可,也寄托了闫家沟全体居民希望社区永远康乐幸福的美好心愿。